阿羊小绵羊1651

补档一篇3.0

江湖大事件6.

“你怎么来了!”

“在这里说话不方便,我先带你一个人走。”

马晓丽没想到他第一个来救的人是自己,不免有点开心。沈默刚解开马晓丽身上的绳索,拉起坐在地上腿已经麻掉的马晓丽,搀着她刚要离开,这个时候,本来也没有睡得很深的王琪被这动静吵醒了。她把一切都看在眼里。

他进来先救的不是我?她的眼里写满了绝望,也许是被嫉妒和愤怒冲昏了头脑,她不想看见沈默把马晓丽救出去,只留她在这里,在他们即将动身逃走时,用身体撞倒了她倚着的石头。

“哐当——”这一响动惊动了守在洞口附近的守卫。沈默和马晓丽惊讶的回头,看着那个制造麻烦的罪魁祸首。

“现在没有时间来指责她了,我们快走。”沈默皱眉道。

“可是……我的腿麻了,跑不动。”

沈默没有说话,只是下一秒把马晓丽拦腰抱起,马晓丽很自然的把手圈在沈默的脖子上,把头贴近胸膛,感受着那强有力的心跳声,此刻是无比的安心。

沈默抱着马晓丽一路逃向来时的方向,避开身后追兵射出的暗箭,甩开一段距离后,从他潜入的洞口跃出。

“呼,应该安全了。”

“所以你可以放我下来了么?我可以自己走了。”沈默意识到自己是抱着她说话的,有点脸红的把她放了下来。

在马晓丽落地的那一刻,他们的身后传来了追兵的声音,“他们在那,快追!”

“跑!”沈默也顾不上别的,拉起马晓丽的手就飞奔起来,向森林里跑去,一路上甩掉许多追兵,却还有几个,始终跟在他们的身后,眼看着马晓丽已经体力不支,沈默看见远处有一条河,灵机一动,带着马晓丽快速潜入河中。

“他们跑哪去了?”“我们再找找,一定还在附近。”

追兵在附近徘徊,迟迟不肯走开,沈默和马晓丽在河里,也不敢贸然浮上水面。经过长时间的奔跑,马晓丽原本就已体力不支,再加上她不识水性,现在已经有点憋不住气了,她本能的把嘴张开,想回到地面呼吸空气,可那波人还没有走,“这下完了。”就在马晓丽想着遗言的时候,一只手把她拉了下来,紧接着,一张嘴把她的嘴堵住,她感觉到,沈默捧着她的脸,唇对着唇,给她输送空气。

虽然是在水里,可马晓丽还是感觉他的唇瓣传来的温度,自己的脸也已经发烫,此时外面的人早已离开,到森林的深处去找寻他们,可沈默还在动情的吻着,马晓丽见状,推开他,指了指上面,示意沈默带她上去。

“哈啊……哈啊……可憋死我了,还好你会水,不然我可要死在水里了。”

“马晓丽,你这样说话,在这种地方要是被人听见了,指不定人家会以为我们在干嘛呢。”沈默此时也喘着气,脸上挂满了水珠,用亮闪闪的眼神看着马晓丽,说话间眼神不自觉的往她的身下瞟去,马晓丽全身已经湿透,衣服紧贴着她的身体,露出若隐若现的肌肤,如果此时有一道月光照向她,那么她一定像刚下凡的嫦娥一样,妩媚动人。

感觉到他灼热的目光,马晓丽有点羞恼的退了退后,“你……臭不要脸!”

沈默的笑容变得邪魅起来,介于马晓丽此时还瘫坐在地上,沈默撑着身体,向马晓丽爬去。

“你,你要干什么!”马晓丽被他的动作惊到,忘了退后,直到她整个人已经被压在身下。

“当然是做一些羞羞的事。”

不行,我这个时候还不能……“啪!”又是一巴掌过去。

“你为什么又打我!”沈默想做坏事没有得逞,用手捂着被马晓丽“摸”过的脸颊,委屈的看着马晓丽。

“你对本姑娘图谋不轨,你还有理了!现在不是做这种事的时候,我们得赶紧把其他人救回来。”

沈默一秒变正经脸,道:“你说得对,我们得去搬救兵。”

“现在,我们能搬的救兵,只有王八了,他和他手下的兄弟可以解救他们。”

“虽然很不情愿,可只能找他了啊,他的女儿在土匪手上,想必也没理由拒绝。”

“好,我们动身吧。”马晓丽刚想起身,却被沈默给拉回到地上。

“我们现在,还不能去。”

“怎么?”

沈默指了指马晓丽的衣服,她才意识到自己此时的样子,立马背过身去,道:“你!赶紧给我生堆火,我得把这衣服哄一下。”

“遵命!老板娘,让您生病了可不好。”

生起火堆后,两人对坐着,沈默盯着马晓丽,她也盯着沈默。终于,马晓丽扛不住这灼热的目光了,红着脸开口道:“喂,你能不能转过身去。”

“干嘛啊。”

马晓丽指了指自己的衣服,“人家要脱衣服啊!”

“哦。”

见沈默背过身去,马晓丽也不好对着她的背影脱下衣服,于是自己也背过身去,宽衣解带。

其间,她并没有注意到,身后的人,正偷偷转过头,小心翼翼的看着她。

马晓丽转过身,把衣服遮在身前,哄着衣服,“我好了,你转过来吧。”

“既然你脱完了,那就该我了。”

“等等!”马晓丽伸出一只手制止刚把上衣脱完的沈默。

“你就不用了吧。”

“要,怎么能不要呢,男孩子感冒了也不好啊。”

“不行!你这…孤男寡女的,这样成何体统!”

“你又不是没见过我脱了的样子,”沈默边说着,手也没有停下来,只是把上衣脱了个精光。

“放心吧,本少爷才不是那种人,你赶紧把衣服烤干了,就睡吧,明天一早我们就动身。”

“你还不是那种人?”马晓丽小声嘀咕着。

“你说什么?”

“噢,没什么,你也赶紧睡吧。”

沈默没有应答,只是把脱下的上衣在马晓丽身边铺好,自己则双手垫着脖子,躺在草地上,说是睡觉,其实在监听着周围的声音,以免他们再找回来。

不知何时,马晓丽已经穿了衣服,乖乖的在沈默铺好衣服的地方躺下,她看着身旁已经熟睡的少年,他的睫毛轻颤着,月光打在上面,亮闪闪的,“他的眼睛,一定也很好看吧”,马晓丽侧着身凝视着沈默,不知不觉间坠入梦乡。

此时躺在身旁的少年睁开双眸,看着熟睡的姑娘,眼里闪烁着熠熠星光。“我的眼睛好看,是因为里面装着你啊。”

少年在姑娘的眉间留下浅浅一吻,笑容肆意的爬上嘴角,看着她的睡颜,缓缓闭上眼。




算是一念天堂的续集?
听一次就好,突然出现的脑洞,我永远爱默丽!

平行宇宙2.0

***真人名预警


自从马丽的生日过去,已经快四个月了,那一天,她收到了沈腾的礼物,是一条向日葵手链,她很喜欢,迫不及待地带上,再也没有摘下来过,别人问起这手链的来历,她只是笑着回答:“一个朋友送的。”

而明天,就是沈腾的生日,作为他的老搭档,她不送生日礼物也有点说不过去。所以,她也来到了这家店沈腾为她挑选礼物的这家店,“Past To Now”。

马丽刚刚踏入这家店,也是被震撼到了,这店内的装潢设计,还有偌大的空间,与从外面看起来丝毫不符,这激起了马丽的好奇心。

她东望望西瞅瞅,发现这里边什么都卖,好吃的好看的好玩的,比大超市的品种还齐全。

不对,今天是给腾哥来选礼物的,怎么自己还在这逛上了,还是礼物比较重要。

想起这次主要任务的马丽,开始认真挑选起礼物来。诶,这儿的腰子好像还不错,要不买回去让腾哥自己烤着吃?毕竟他烤串的功夫我也是见识过。不行不行,生日礼物哪能送吃的,吃完了就都没了,既然她送了我一条手链,那我就送他一条项链吧。

决定好目标后,马丽向卖首饰的地方走去,发现那里还挂着一个广告牌,上面的商品正是她手上的向日葵手链,标语写着:“视线此处停滞 绝色只因有你 更无柳絮因风起 惟有葵花向日倾”

马丽看着这广告牌愣了神。他上次来的时候看到了这句话吗?“这位小姐,您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吗?”一句话把马丽从思考中拉了回来,原来刚才店员看到她站在门口,却又久久不动,才过来询问。

“噢你好,我是来为我……朋友买一条项链的。”

“请问您哪位朋友的性别?”

“男的。”

那位店员笑了笑:“请跟我来看看,找一下有没有您满意的。”

“好的,谢谢。”马丽跟了上去,随店员在店内转了一圈,可是始终没有物色到一条令她满意的。大金链子挂着像个黑帮老大似的,小金链子又太没档次,其他带着挂坠的项链也都不好看。

见马丽走了一圈,脸上的表情丝毫没有放松过,店员也看出来了什么,便开口道:“如果小姐您还是没有找到合适的,我们店内,还可以为您定做一个。”

“定做?”马丽听到这句话,渐渐黯然的眼神有了一丝光亮。

“是的,您想要什么样的我们都可以为您做出来。”店员见终于打破了许久的沉默,想来应该是猜对了她的心思。在原地静静等着马丽的回答。

马丽杵在原地想了许久,最后打定了主意。

“你们这里可以做里面能放照片的挂坠吗?”

“可以的,小姐,只要是您想要的,我们这里,全具备。”

“好,那就帮我做一个圆形的,外面的盖子嘛,就做成一个丑橘的样子好啦,毕竟,这很符合他的长相。”马丽说着说着,语气不自觉的孩子气起来,连她自己都没发现,在她说这句话的时候,嘴角都快咧到耳根子去了。

店员见状,继续询问道:“那请问您想放什么样的照片在里面呢?”

  “照片?”这可把我问到了,放腾哥的大头贴在里面?不行不行,他那张脸,褶子太多了,那么小的地方放不下。要不,放我俩的合影吧。纪念我们一起走过的十二年。那就放我和他谢幕时的照片吧。

毕竟,我和他的缘分,从舞台开始。那么,也应该在舞台结束。

马丽把照片给了店员,转念一想,既然沈腾写了封信给他,那么我也写几句话好了,至于什么方式,就放在挂坠的照片后面吧,也许这样,他永远不会发现。

选好了邮寄地址,马丽离开这家店,向更深处走去。

“老板,给我包一束向日葵。”一个不该存在在这里的声音,让马丽愣了神,她朝花店的方向看去。

说话的是一个女孩,她穿着一条小花裙,身高和马丽相差无几,言语中还带着一股东北姑娘豪爽的味道。接过老板包好的向日葵后,满怀期待的脸上瞬间绽放出灿烂的笑容。

“把这些向日葵放在家里养着,然后给腾哥炒一大盘的瓜子,他会不会又把牙齿磕坏”她笑着自言自语,往另一扇门走着。

马丽有点好奇那个姑娘的样子,不知不觉得跟上了她。没想到她突然转头:“呀,差点忘了,没花瓶怎么养我的向日葵……”

无意间看到了身后人的脸,抱着向日葵的手差点松开。马丽也傻了。

这不是自己的脸吗!马丽和她同时想着。

“你是2019年的马丽对吧!”她先开口打破了沉默,自从上次见到四年后,确切的说是平行宇宙里的沈腾之后,这次她没有楞太久,很快反应过来,站在对面的,就是沈腾口中的那位女神,他最疼爱的人,马丽。

“嗯嗯”马丽还是没缓过神来,只是点头回答她,脑子里闪过她看过的所有科幻电影的情节,最后还是接受了她遇到平行宇宙的自己这个设定。

在马丽愣神的同时,另一个宇宙来的她,也在上下打量着自己。“你怎么脸肿了?裤腰怎么还是二尺四?呀,眼睛都没神,是不是最近没有休息好?”

一连串的问题脱口而出,马丽无奈的撇了撇嘴角,哪有这么自己损自己的?这损人的功夫,该不会是跟他那个混蛋学的吧,马丽在心里想着某个人被千刀万剐的场景,有点血腥,还是不想了。在家里舒舒服服躺着的沈腾突然感到脊背发凉,该死,我怎么有种被人拿刀砍的感觉。

“你也是马丽吧?似乎比我小了几岁。”

“是啊,我们那儿,还是2015年咧,自从夏洛火了之后,现在我和腾哥已经成了国民CP啦,大家都很羡慕我们的感情呢。”

“羡慕?这搭档的感情有那么多人羡慕?难道说,你和他在一起了?”马丽问出了自己最想知道的问题,自己也许已经知道了答案,可还是期待着她自己最希望的那一句话。

“是啊,我们在一起了。毕竟这是顺水推舟的事情,我们合作了这么多年,台上我们有默契,台下我们还有共同话题,我甚至都有点惊讶,为什么我和腾哥的想法每次都相差无几,也许,这就是冥冥之中的缘分吧。腾哥他为了和我在一起,也做了很多努力,他补偿了琪琪一家,在分手期间也背负了很多骂名,他把所有的责任都揽到自己身上,不让网络上的流言蜚语影响到我。这其间,他也经历了很多。”说这段话的时候,她的眼中闪过一丝阴霾,不过很快被幸福取代。“所幸我们最后还是名正言顺的在一起了,他也和琪琪断的干干净净,尽管我那个时候很不愿意这样做,毕竟她是我的好闺蜜,但不知道腾哥对她说了什么,她找我来谈心,对我说了很多。她说她不应该把自己的身份看得那么低,在追回他的过程中,她很卑微,放弃了所有,可是那不是她自己。现在她想重新回到演艺圈,继续做一个演员,还祝福我俩呢。琪琪呀,她真是善良可爱的一个姑娘,我得赶紧给她找个伴,说不定我俩以后还能当个亲家什么的哈哈哈哈哈”

她说这些话丝毫没有负担,言语中满是感激与甜蜜。

马丽听完才发觉,原来她不是过去的自己,而是另一个马丽,但是,她比现在的自己幸福多了。原来,她的闺蜜那么善解人意,她的闺蜜对她没有任何心计,她的闺蜜还会祝福他俩。可是,我没有。

她说完这番话,想起上次沈腾来的时候提起了马丽那边的情况,意识到自己好像说错了什么。看到马丽的脸上挂着一抹苦笑,刚刚的甜蜜与幸福突然烟消云散了,她开始心疼起“四年后”的自己来,也许这就是感同身受吧。

“我说我,你也不要灰心丧气,我知道你和腾哥在那边有多不容易,这些年你也过得很辛苦。”她把手搭上马丽的肩膀,看来得想个法子让马丽开心点,她转念一想,开口道:“要不这样吧,我把我的腾哥借你几天,你去我那边,我来你这边,我也是吃过苦的,可以撑得住你那边的场面。”

四目相对,马丽看向她的眼睛,她的眼神坚毅勇敢,比自己少了点什么。

出于对另一边世界的好奇心,还有对现在生活的些许厌烦,马丽也没有多加思考,很快答应了下来。

两人互相了解了对方的情况,交换了手机,朝着另一扇门走去。



通过另一头的门走出小店,马丽发现这家店的位置竟也是在当时的地质礼堂附近。阔别已久的北京,还是以前熟悉的样子。

站在她和他的家门口,准确的说现在是自己的家门口,马丽内心挣扎了许久,想着进门后应该怎么和他打招呼,怎么做好他的媳妇儿,怎么像夫妻之间相处。马丽理好了词,转动钥匙,轻轻的推门,在前脚刚刚踏入门槛的时候,屋内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:“媳妇儿,今天怎么回来的这么晚,我给你做好的菜都快凉了,快进来,我给你热热。”

马丽也不好在门口傻站着,颤颤巍巍的走进客厅,发现并没有人,也许他是去厨房了。

她环顾四周,他们的家是暖色调,虽然很大,但丝毫没有觉得空旷冷清,里面充斥着幸福的味道。

阳台外养着一株向日葵,卧室的墙上挂满了他和她的合影,有演乌龙山伯爵时的谢幕照,夏洛特烦恼的宣传照,还有他俩的单人写真,这些都是他们这些年来一路同行留下的脚印,看着这些照片,马丽的眼眶湿润了,他们还是那个他们,友情,亲情,爱情,在这里,他们都拥有了。而沈腾呢,始终没有迈出最后一步。

“媳妇儿,在卧室干嘛呢?喊你这么久不出来吃饭。”回忆戛然而止,沈腾推门而入,想看看马丽在干嘛。

“媳妇儿你咋出门一趟就买了新衣服呢,还这么快就穿上了?”看着和早上出门完全两种风格的马丽,沈腾懵了。这也没说出门是买衣服的啊,等等,媳妇的身材好像胖了点,脸好像比昨天肿了,按理说出去几个小时不可能变成这样,除非……

“那个,腾哥,其实我不是马丽,但我又是马丽,我这么说你应该能听懂吧?”

“我知道,你是四年后的她对吧。”

“诶?”他怎么脑子突然这么灵光了。

“我见过沈腾了,也就是另一个我,上次见到他,是在给你选礼物,他和我说了很多。这四年,真是苦了你了,马丽。”看着眼前的男人露出宠溺的微笑,还有那一声久违的“马丽”,她好像又回到了四年前。

“腾哥!”马丽忍不住扑进他的怀里,尽管眼前的他并不是那个沈腾,尽管他现在比自己还小,但骨子里还是她的腾哥。

她说不出话来,只是放声哭泣,发泄她这四年累积下来的委屈,疲惫。

泪水打湿了他的胸襟,他只是安静的看着她,手附上她的背,往下顺着,安慰着自己家的小姑娘。

马丽哭累了,挣脱了他的怀抱,在沙发上安安静静的坐着,神情低落。

这小妮子,肯定又瞎想了。沈腾在她身边坐下,握上了她的手,也不说话,只是静静地看着她,她的眼眉,她的嘴角,她的轮廓,一如初次见她时的模样,未曾改变,她一直是他的宝贝,这次,他抓住了,没有让她溜走。

而此时的马丽,在面对沈腾突如其来的动作时慌了神,想把手抽出来,却发现他手上的力气变得大了些。他的手指在她的手背上摩挲着。马丽回想起当初拍夏洛的时候。

那一场,他躺在病床上,带着氧气面罩,而她则坐在病床前,握着他的手,就像现在这样,她给他唱着一次就好。

这场戏拍了很多遍,拍一次她就哭一次,很多人奇怪为什么会哭这么多场,到时候哭不出来了怎么办。马丽也不知道为什么,看见夏洛走了,她很伤心,也许那一刻,她就是冬梅,那个喜欢和夏洛玩,等最后发现他不在自己身边了,原来自己是喜欢上他了。也许那一刻,她也是马丽,或许是沈腾的演技太好,躺在白床单上一动不动,仿佛真的走了一样,想着沈腾走了,她的眼泪难以抑制,流了一次又一次。

在最后拍的一条里,她还是哭了,他也哭了。那一条很完美,导演喊了卡,她还没从情绪中走出来,刚想把握着沈腾的手放开,却发现自己的手被反握住了,马丽愣了,没有站起身。

“腾哥是不是睡着了啊?导演喊卡了也没起来。”

马丽没有回答,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,看着醒着的人在床上装睡。

你永远叫不醒一个装睡的人。

谁知道沈腾当时为什么那么做。也许,他不想从夏洛的梦里醒来,不想放开冬梅的手。又或许,他不想放开她的手,沈腾,不想放开马丽的手。在她所处的空间里,沈腾终究是放开了她,而在这里,他抓住了后就再也没松开过。

“怎么?又想到我俩的浪漫爱情故事了?”他见马丽被握住手后失了神,肯定又想到过去的事了,但过去是过去,应该把握现在。

“什么呀,我和他,哪有爱情故事。”马丽娇嗔的锤了他一下,随即目光又黯了下来。我和他,才没有爱情。

他宠溺的勾了一下马丽的鼻子“小妮子,行,你说没有就没有,你和他没有,但是和我可不一定哦,走,哥带你去玩。”

“哼,现在明明我比你大,你充什么哥呢。”面对沈腾,马丽还是藏不住自己的孩子气,任由他牵着自己走着。

半小时后,他把马丽带到了欢乐谷。马丽站在大门口,犹豫了一会,还是跟着他走了进去。

沈腾把她带着完了一大圈,几乎玩遍了里面所有的游乐设施。最后,他们来到了摩天轮下。

马丽不敢再往前走,她想到了什么,却又不敢继续想下去。沈腾走在前面,见身后的人没有跟上,便回头想把马丽牵过去,却见她站在原地,怎么也不肯过去。

“你怎么了?”

“没,没什么,只是有点恐高。”说完这话的马丽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的眼泪扑簌簌的往下掉。

“恐高也不至于没上去就吓哭了吧”沈腾失笑道,这摩天轮,对他来说有特别的意义,所以无论如何他也一定要把马丽拉上去坐坐。

好求歹求,终于把马丽拖上了摩天轮。

“马丽,你知道吗,我就是在这里向你表白求婚的。”

面对沈腾突如其来的开口,马丽的大脑好像被什么冲击了。这里,不是他向她求婚的地方吗?怎么到了这边,还是在这里求的婚,而对象却变成了我?真是造化弄人啊。

“嗯,四年前,他也是在这座摩天轮下,向他求的婚。那一年,他上了一个节目,叫女婿上门,节目组安排他在最后关头,向琪琪来了一个浪漫告白。那一天,我独自参加了一个节目,在开场的时候唱了一次就好,而这首歌,正是他们的定情歌。”马丽平静的道出这件事,她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看完那期节目,不知道看完后是什么心情,反正现在说出来,已经无关紧要了,木已成舟。

“那不一样,我了解我自己,如果没有节目组,也许我永远不会向那个人求婚,也不会对她唱那首歌。因为,那是冬梅最喜欢的歌啊,我只唱给我的冬梅听。那一天,我和她就这样坐在摩天轮里,到了最高处,我拿出一株向日葵,对她唱起了那首歌,还没唱完,她就掉眼泪了,肯定是被我美妙的歌声打动的。我对她说‘据说,在摩天轮转到最高处的时候接吻,就会永远在一起’,那小傻瓜二话没说嘴就怼了上来,最让我没想到的是,她还提前吃了苹果!唉,真是个磨人的小妖精,不过我愿意让她磨我一辈子。”

他说着说着又抑制不住的笑了起来,意识到现在说这事好像有点不对,转头看向马丽,却发现她只是平静的看着窗外的风景。

他拍了拍她的肩膀。“马丽啊,你也不要想太多,我知道你选择了一条冒险的路,一路走下去,你会失去很多,也许会收获很多,你只要知道,我沈腾,永远站在你这边,无论昨天今天和以后,你知道的,我的目光始终不会离开你。”

“谢谢你,腾哥,我知道只要我需要,你一直都在,我不会去多想,也不敢多想什么,现在的你我高攀不起,但我会努力追赶上你的步伐。人生就像一个圈,兜兜转转还是回到原点。也许我们最后的结局还是会回到最初,回到那个小舞台,我们尽情挥洒着汗水,牵着手一起谢幕。谁知道呢,也许还有很多个也许。”不知是对眼前的沈腾,还是那个四年后的沈腾说的话,马丽释然了许多。也许这世界上除了自己,最了解马丽的,唯有沈腾。

在与他相处的最后一天,沈腾带着马丽上了街,两人其间没有交谈,只是并肩走着。

沈腾突然看见一个摆地摊的,上面写着——依名作诗,一首五十。非得拉着马丽,报上他俩的名字让人家给作一首。

没想到那坐在地上的老人提起笔来就写。片刻后,一首为沈腾马丽而作的诗映入他们的眼帘——丽影烛泪陨星辰 风腾雪降空寒门  他生此地早相认  向阳葵花赠佳人。

也不知老先生是何许人,竟像了解他们间的故事一样。沈腾和马丽赞叹不已,她把诗收了起来,不再往前走,马丽迫不及待地想回去了。尽早离开这个真实的梦境,对自己来说有好处,毕竟这个沈腾并不属于她,留的越久,思念越深。



迈出属于2019年的门,门外的一切都变了,唯一不变的也许只有那地质礼堂,马丽来的时候没有带助理,所以从另一个世界来的她,也算是人生地不熟了。于是她马上那起马丽的手机,在通讯录上找到了那个人。

通话记录还停留在2018年,按下那个久违的号码,本以为会等很久,没想到刚打过去就接通了。

“喂?马丽吗?”电话那头传来一阵低沉的嗓音,语气有点雀跃却又有几分小心翼翼,声音有点沙哑,似乎很久没有说话。

“腾哥,我现在在地质礼堂,你家应该怎么走啊,我迷路了。”

“你站在那别动,等着,我马上来接你。”电话那头的沈腾也没有听出她的话有些不对劲,马丽怎么可能会对那条路不熟悉。躺在床上玩了一天王者荣耀的他,还没有吃早饭,身上穿着一件大爷衫,加上脸上几天未碰的胡渣,这模样还真像哪家的老大爷。

接到马丽的电话,沈腾二话不说,立马从沙发上起身,刮好胡须,喷上发胶,洗一个香喷喷的澡,穿上白衬衫,带好口罩,就这样出门了。要给人看见,还以为去相亲的呢。

半小时后,马丽坐在店外的长椅上,刷着微博,了解了这边的情况。“原来我去年和一个小朋友结婚了,还拍了婚纱照,本来和腾哥合作的电影被挤掉了女主角。为了拍电影我剪短了头发,还越续越短。唉,我在这边过的好像不算幸福呢。”

“怎么不幸福了?有我在哪能让你不幸福?”

“腾哥!”听到这熟悉的声音,她开心的跳了起来,想扑到那人的怀里。

“嘘!”沈腾比出安静的手势,示意他不要声张,在这个年代,看到沈腾得招来多少人,他不敢想到时候还能不能离开这地方。

她安静了下来,任由沈腾牵着她的手,往他的家里走去。

沈腾并没有回到北京的大房子,而是牵着马丽,走到了另一处地方。那里,他和马丽的屋子只隔着一条道。当初,他借着蹭饭的理由天天往人家里跑,也不嫌麻烦,待在马丽家里的时间比在自己家还多。

现在,两件屋子都再没人住,沈腾却每隔一段时间都会来打扫一番,当初马丽给他的房门钥匙他一直留着。空了几年的房子,屋内难免有些冷清,沈腾和她坐在沙发上,面对面的看着对方的眼睛。

“你怎么过来了?”首先开口的是沈腾,从见到她的那一刻,看着她的穿着,长相,沈腾就知道她不是他的马丽,语气中带着一点失望,他还以为,马丽终于肯主动联系他了。

“怎么,不许我来看看你啊,才四个月没见,你怎么没瘦多少?”

“胡说,我这几天一直有好好健身,明明瘦了九斤!”

“是是是!腾哥你说什么就是什么,我一直都相信你说的。”她看着眼前耍孩子气的人,不禁笑了出来,看来不管在哪个时空,沈腾都还是那个沈腾,只不过,这个不属于她。

“马丽啊,你怎么还学会说客套话了。你大老远来一趟,总不能闷在家里吧,走,哥带你出去耍!”说罢便拉起她的手,却发现沙发上的人没有起身,只是用一种担忧的眼神看着他。

“腾哥,在这种时候,我和你一起出去被拍到的话,不太好吧。”

原来眼前的人早已了解了这里的一些事情,但是这一回,沈腾不想再逃避了。敷衍的话语,闪躲的眼神,隐喻的调侃,这些年来,他一直在伪装着自己,仿佛他永远是那个最快乐的人,让人看见了就想笑的喜剧大师。但是,这一回,他想做自己,做她的腾哥。

沈腾不顾她的劝阻,执意把她拉了出去,毫不在意路人的眼光,在街上大摇大摆的逛了起来。

他的手一直没有松开过,看着她在身后害羞的缩着头,沈腾笑了笑,不管是哪一个马丽,在他面前,永远是个小姑娘。

走着走着,沈腾被路边一位摆摊的吸引住了,地摊上写着依名作诗,五十一首。

好像有种错觉一般,沈腾总觉得他好像在哪见过这场景。他鬼使神差的付了钱,报上自己和马丽的名字。

“腾哥,你钱多没地方烧啊,这地摊上的都是骗钱的。”

“不,我觉得,他应该不是。”

仿佛应了沈腾的话,只见坐在地上的老人竟没有加以思考,拿起笔,一气呵成,写下了这么一首诗——丽影烛泪陨星辰 风腾雪降空寒门  他生此地早相认  向阳葵花赠佳人。

沈腾和马丽被这位大师给震住了,他这首诗,就像早就想好了一样,只是在等着他们的到来。也许冥冥之中自有天意。

马丽把诗收了起来,说一定要把它带回去给腾哥看看,沈腾默不作声,他知道,这个马丽始终不属于自己,也许,他应该做点什么了。



仿佛约好了一样,两对人同时回到了那家店,看着对面的人有说有笑,不管是哪个沈腾,哪个马丽,他们总是能说到一起,玩到一起,也许,这就是沈腾和马丽之间所谓的“搭档默契”。

两个沈腾将身边的人交给对方。看到属于自己的人回到身边,沈腾不禁有些开心,自从春晚过后,就再也没见到过马丽。而回到许久未见的老搭档的身边,马丽有些窃喜,过了这么久,他还是没变,从气质,身材,到脸上的褶子,他还是她所熟悉的。

“腾哥,我回来啦,有没有想我,我跟你说,我在这边遇到一个神奇的老头,他给我俩写了一首诗呢。”

他张开手臂,拥抱着怀里的人。“媳妇儿,我想死你啦!对了,你说巧不巧,我们那也有一老头儿,也会写诗。”

“?”站在对面正不知该怎么和身边的人寒暄的沈腾和马丽愣了一下。她们同时拿出写着那首诗的纸张,大小,笔墨,字体居然是一模一样的。

“这……”四人交换着眼神,也许,这只能用缘分来解释了。

向来自15年的小夫妻道别后,沈腾和马丽并肩走着,不知道目的地是哪,但他们很自然的朝着同一个方向走去。

“那个,腾哥,我先提前祝你生日快乐哈,明天我就要回去拍戏了,没有时间给你送祝福,但是生日礼物我已经给你准备好了,你就等着惊喜吧!”

“哟,马丽,还记得明天是你哥生日呢,你咋不明天才反应过来呢。不错不错,还给我买了礼物,让我猜猜,不会是——项链吧。”

“哈哈哈,知我者,腾哥也,没想到你还是一猜一个准,项链是没错,但不是普通的项链。”

“嗯?还有小惊喜?马丽,你什么时候学会哥这招啦?快告诉我,有啥不普通。”

“天机不可泄露,到时候你自然会知道。”

“马老师,你好心点,告诉我呗,要到时候我被你这礼物下一激灵,吓出心脏病咋办,你照顾我啊。”

“就你,想得美吧。”

两人的对话回到了日常,没有尴尬,没有逃避,没有沉默。一切好像又回到了最初认识的时候。

……

一天后,沈腾收到了她的礼物,他迫不及待地打开。果不其然,他的项链的确是个惊喜,外表是个丑橘的模样,打开之后,里面是乌龙山的谢幕合影,照片里只有他们两个,也只能装下他们两个,白衣红裙,一生所爱。

后来,沈腾发了一条微博,内容只有六个字:我在原点等你。没有标点符号,没有摊手的表情,只是这么简短的一句话。

无人知晓沈腾为什么会突然发这句话,人们猜测他是在宣传,又或是在对谁许下承诺。

只有马丽知道,当初,她在项链的里面,埋下了一张纸条,上面写着:人生是一个圈,兜兜转转最后还是回到原点,我相信,在若干年后的我们,会功成名就,再度携手,也许那时我们已经白头,但有此挚友,此生别无他求。与君共勉,未来可期。